萬萬沒想到!《緊急救援》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面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把女朋友水弄出来视频_把她绑在床上轮流视频_把我抱到办公桌上舔我
都市白領追求品味,可每天上班就像受罪,還是讓小編,給你點心理安慰。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


原標題:沒想到這部春節檔硬核大片,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面!


時隔兩年,林超賢導演帶著新作《緊急救援》強勢回歸春節檔。相比於2019年,2020年的春節檔期競爭格外激烈,9部大片將在大年初一當天紮堆上映。而在率先開啟全國路演中,觀眾都給予《緊急救援》積極正面的好評,這讓人對影片多瞭份期待。


2016年的《湄公河行動》,鏡頭對準的是緝毒警察;2018年的《紅海行動》,故事聚焦的是中國特種部隊;2020年的《緊急救援》,主角鎖定在中國海上救撈隊。與緝毒警和特種部隊相比,海上救撈隊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存在。但實際上,這個群體,與我們身邊每個人都息息相關。


海上救撈隊,擔任著水上救助的職責,不僅限於拯救生命,也負責水上的財產與環境救助,以及沉船沉物的打撈。2008年的汶川地震營救行動、2010年大連海域石油清污現場、2015年東方之星沉船打撈天災人禍的救援中都可以看到救撈隊員的身影。



《緊急救援》第一次將鏡頭對準中國海上救撈人,是國內首部海上救援題材的電影。導演林超賢曾回憶說,早在五年前他被一則救撈隊員執行海上營救的視頻所震撼和感動,於是萌生瞭拍攝海上救援題材的念想。但因為當時對拍攝技術方面的不自信,項目也遲遲未能推進。這一停滯的情況,直到《紅海行動》才出現瞭轉機。


《紅海行動》中擁有大量的動作、爆炸、戰爭的戲份,這些場景的拍攝經歷讓林超賢對大場面的設計與調度有瞭更多的經驗與信心,這部《緊急救援》才順勢而生最終成型,讓這些默默無聞的救援英雄有機會被更多人所知。林超賢從香港北上內地之後,導演風格越來越趨向於硬核,《湄公河行動》和《紅海行動》已經是超級動作大片的量級。


就像一套組合拳,林超賢關心的是如何將這些動作場面設計得足夠有新意,組合得足夠漂亮、高效。比如《紅海行動》,追車、槍戰、爆破不斷,但每一場戲都盡可能做到差異化,城市裡激烈的巷戰,沙漠中慘烈的遭遇戰,特別是對戰爭場面逼真、殘酷的刻畫,在華語電影裡都是非常罕見的。但也正是在《湄公河行動》和《紅海行動》後,林超賢知道觀眾的期待提高瞭,不能讓觀眾失望。所以對於新作《緊急救援》,導演唯一的辦法就是繼續加碼。



在此前的預告中就已經釋出瞭三場重頭救援戲:搖搖欲墜的海上鉆井平臺,救撈隊員穿梭在不斷噴湧的濃濃黑煙與洶湧火舌之中;漂浮在海面上的逼仄機艙內,隊員們爭分奪秒尋找著逃生通道,海水隨時可能沖破斷裂的機頭將所有生命拽入海底;陡峭而狹窄的山谷中,飛行員駕駛著直升機與強勁的對流風抗爭,在湍急的江面上盤旋搜救。


這套漂亮的組合拳,在路演過程中讓不少觀眾中招瞭:憋氣、縮脖、捂耳、擋眼,應激反應五花八門,足見影片的緊張驚險。而這種極致的動作場面,放在春節檔一眾大片裡,也是比較獨特、比較難得的存在瞭。影片中的動作大場面盡管驚險、瘋狂,但實際上,都是取材自真實事件。也就是說,中國海上救撈隊員們親身經歷過類似的艱難挑戰。


《緊急救援》此前發佈的萬幸有你特別短片裡展示過這樣一組數據中國救撈系統最早成立於1951年8月24日,共救助遇險人員80134名,救助遇險船舶5308艘,打撈沉船1821艘。而與這些數字相對的,是救撈系統的人數之少。截至目前,交通運輸部救助飛行隊不足600人一方面是因為要求高,另一方面是因為危險系數高。



身為救撈隊員,需要強大心理的依靠,每一次的任務,都面臨著死亡的威脅。所以,烈焰、波濤是他們的敵人,但救撈人最大的對手,是內心的顧慮與情感的牽絆。影片前天剛剛發佈的平凡英雄短片中,現實生活中的救撈隊員親身講述著在執行任務、拯救生命與面對傢人的私心與內疚之間的情感兩難。面對威脅,他們也曾猶豫、踟躕、膽怯、退縮。


《緊急救援》的特別之處,也在於此。海上救撈隊被譽為14億中國人的海上守護神,這部電影不僅刻畫出救撈人執行任務時英雄的一面,也呈現瞭他們作為普通人害怕猶豫的一面,這反而將平凡英雄的形象塑造得更加立體。


彭於晏飾演的交通海上應急反應特勤隊隊長高謙,預告裡透露他能力強、信心足,救援行動裡也總是沖到最前面。但這個角色,讓人印象最深刻的,不是他在營救中的英勇身姿、矯健身手,而是他默默沉下水底,剖開內心的那句我恐懼。



是的,看似完美的英雄形象,恐懼如同一道豁口,而影片也由此灌入瞭人性。翻開林超賢導演北上之前的作品,可以發現人性是他一貫著力描繪的重心:《野獸刑警》裡的腐敗警察爛鬼東,亦守著江湖情感道義;《證人》裡行事快狠準的警探唐飛,始終受困於曾經失手殺人的愧疚;《魔警》裡既是警察又是搶劫犯的王偉業,在割裂的身份與人格中來回撕扯:人性中的善與惡、偉大與渺小,都構成瞭普通人所擁有的微妙與復雜。


林超賢不怕對準英雄身上的缺陷,因為有缺陷,才有人性,也才更真實。如果說,《緊急救援》是一部超硬的春節大餐,那麼它對人性的探索,則是它堅硬外表下的柔軟內核。而所謂人性,不僅在於面對危險迎難而上去救人的堅定和勇敢,也在於面對傢人、朋友的情感牽絆而生出的猶豫與恐懼。


導演表示,這一次會在情感方面落更多的筆墨。成都站路演,有觀眾提到被故事中的父子情、愛情和兄弟情所感動,可見對人物情感的描繪與刻畫,也是電影的重頭戲。與恐懼相對的,是勇氣。就像短片裡救撈隊員提到的,每一次執行任務,都是不忘初心的迎難而上,都需要勇氣的支撐。



而對於主創來說,整部電影的拍攝也是一次迎難而上的勇氣之舉。主演彭於晏,給合作過四次的林超賢取瞭一個外號魔鬼林,每一次都被後者慘虐。


拍攝《激戰》,彭於晏要練就拳擊手的體格,提前三個月開始魔鬼訓練,每天花費數小時刷體脂,還要學習綜合格鬥技巧;參演《破風》,練習瞭半年騎車,大腿粗瞭整整一圈,最後還考取瞭自行車職業證書。


到瞭《緊急救援》,受虐程度也是隻增不減。彭於晏和其他主演提前進組,進行瞭大量體能訓練,學習理論知識和專業技能,每天6小時泡在水裡,還要潛到水下40尺的深度拍攝動作戲份。



林超賢的魔鬼要求背後,其實是對影片質量、對每一個細節的較真。而演員們的刻苦訓練,也是為瞭突出一個字真。為瞭真實,劇組輾轉廈門、福州、廣西、墨西哥四地拍攝,大部分場景也采用瞭實景拍攝。實景拍攝,不僅對道具場景的佈置要求極高,也更考驗攝影師的技術。擔當影片攝影指導的,是曾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的鮑德熹。


他也在特輯中直言影片拍攝難度之大,幾乎是他從影35年最難的一次,每一場救援戲,都可以單獨拿來拍成一部獨立的電影。在林超賢的魔鬼執導下,《緊急救援》之於觀眾,無疑是一次極致的視聽饗宴;而對於守護在14億人背後默默無聞的中國海上救撈隊來說,他們所擁有的救撈精神值得被這樣認真的對待、真實的呈現。


海上救撈隊一直以來,都遵循著這樣一句格言:把生的希望送給別人,把死的危險留給自己。生命是無價的,而在一次次拯救生命的過程中,救撈隊員也一次次實現著自身的價值。


真實救撈人:宋寅


救撈精神,其實與每個人息息相關。就像電影裡的一句臺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戰場面對生活、職業的戰場,也需要以勇氣打底的迎難而上,實現自我價值。而對於《緊急救援》來說,它的價值,或許就如導演林超賢所言,希望我的電影能讓觀眾來鼓勵一下自己,看到戲裡的人如何克服困難,能夠給觀眾們力量。


大年初一,期待這部電影帶來的極致體驗,也期待它可以為接下來新的一年,註入滿滿的勇氣與力量。

欲要知曉更多《萬萬沒想到!《緊急救援》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面》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影視資訊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影視資訊。